• <xmp id="owgs0"><tt id="owgs0"></tt>
  • <tbody id="owgs0"><optgroup id="owgs0"></optgroup></tbody>
  • <tt id="owgs0"><code id="owgs0"></code></tt><option id="owgs0"><object id="owgs0"></object></option>
  • 歡迎您訪問鄭州興邦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阿里巴巴誠信通企業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智慧校園、水控機、售飯機、共享充電樁、共享飲水機、共享吹風機、二維碼支付、掃碼飲水、掃碼洗澡、物聯網租賃主板、物聯網凈水器電腦板、校訊通、共享洗衣機、cpu卡水控、一卡通系統
    興邦電子,中國水控機第一品牌

    聯系興邦電子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銷售:0371-55132952

    售后:0371-55132951

    地址:河南省 鄭州市 高新區蓮花街電子電器產業園西區廠房11幢

    關鍵詞列表

    我和我的祖國掃碼消費機,掃碼食堂售飯機壁掛式自助圈存機(中型)中國機長共享智能插座讀書校園智能繳費管理系統自助洗衣機攀登者充電,電動車電動車充電,火災人臉識別人臉食堂售飯機,支付寶,刷臉售飯機校園自助式電吹風機自助圈存機(小型)學生,吹風機吹風機,火災大學,校園卡格力空氣能熱水器美的商用空氣能熱水器面條售賣機共享空調表盤NB藍牙掃碼刷卡水控機吹風機英雄回家!3批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隊撤離武漢今晚抵鄭大學校園卡自助干衣機智能遠傳水表直飲水設備校園自助洗衣機人臉掃碼臺式消費機智能車棚,掃碼充電,刷卡充電老君山南寧,電動自行車,智能充電樁安徽,小區,電瓶車充河南省財經學校電動車充電,過量百度錢包百度掃一掃電動車火災共享輪椅,手機掃碼消防安全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關于開展電動自行車共享電動車充電站,物管,安全智能充電中學,校園一卡通《我和我的中國》觀后感大學食堂,支付寶,微信支付,校園卡校園飲用水衛生中學,校園,直飲水設備,維護大學,智慧校園卡臺球室,掃碼支付,無人,自助運營投幣洗衣機興邦電子銷售部喬遷新址電動自行車充電電動車違規充電高層,住宅,電動車,充電,火災智能共享充電樁,電動車共享按摩椅共享電動車,高校,校園共享,共享輪椅共享紙巾機電動車充電,起火大學,宿舍,共享吹風機小區,電動車,失火共享輪椅,掃碼充電樁,電動車停放,充電嵩山少林寺武僧團培訓基地社區,電動車,火災,充電共享洗衣機,學生,宿舍充電,智能電動車車棚,火災商機,共享經濟上海,電動自行車,飛線充電,安全充電2018年,旅游,老君山電動自行車充電,火患共享輪椅,海南,醫院,掃碼小區電動車集中充電電磁閥,故障,水控機產業互聯網,共享經濟學校,公共浴室,電吹風機高新區管委會,多層次資本市場校園飲食安全,校園飲用水我和我的中國《我和我的祖國》移動支付,大學,食堂,飯卡學生,電吹風宿舍,電吹風高校,直飲水,桶裝水校園安全直飲水工程校園飲水安全直飲水,校園直飲水安全電吹風機學校,學生,吹風機火災ISO,管理,食堂飯卡社區直飲水機景區,直飲水機,直飲水疫情之下廈門近1.6萬名高三學生上午復課鐘南山祝高考順利掃碼支付燈光控制器4G,移動支付開關,直流電設備,掃碼支付,共享改造

    共享經濟的至暗時刻

    文章出處:http://www.usiu.org.cn 作者:米筐原創 人氣: 發表時間:2018年12月19日

    [文章內容簡介]:共享經濟的本質在于閑置資源的再利用,是對存量資源的再利用,而共享單車則是做增量,新出廠的單車霸占了街頭;共享經濟的最初是個人端即C2C的概念,到了ofo、摩拜,已經是公司化運營了,成了B2C模式;押金的出現,直接把共享經濟的概念打破掉了。

    1

     

     

    “外面都瘋傳小黃車不行了,但是今天看上去還好啊。”

     

    上周,不到10分鐘就收到了一家三口的全部押金,殺到ofo北京總部的陸阿姨,有些意外。

     

    消息一傳開,ofo的辦公室便排起了長隊,從5樓直接排到了中關村大街上。

     

     

    與現場笑臉相迎的客服大相徑庭的是,ofo的線上退款按鈕已經變成了灰色,且退款周期一再延長,而大批用戶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依舊還是沒有消息。

     

    最新消息是,線上退款的排隊人數,已經突破1000萬,所需退款總額也突破了10億。要知道,ofo近期的月活也才2000多萬。

     

    有人另辟蹊徑,假裝外國人給ofo寫郵件申請退押金,沒想到卻很快收到了押金,以及ofo歉意滿滿的回信。

     

     

    這一惡作劇般的互動,引來全網群嘲。

     

    年中時,關于ofo的負面新聞不斷傳出,“挪用用戶押金”“資金鏈斷裂了”“破產了”等等,虛實難辨,創始人戴威忍著沒有回應。

     

    但有人忍不了了。

     

    9月1日,上海鳳凰自行車將ofo主體告上法庭,索還拖欠貨款6815.11萬元。據悉,這筆訂單僅兌現40%。

     

    而此前已有9家物流及制造供應商公司起訴ofo,涉及物流運輸、房屋租賃、廣告費用、拖欠貨款等多種事由,糾紛金額累計達到了8931萬元。

     

    直到11月,戴威終于站了出來。面對公司出現的各種問題,倔強的戴威終于說出那句“我錯了”,但稱“ofo不會倒閉,其他都有可能”。

     

    “其他都有可能”是戴威向還在支撐的員工,給出的虛弱的承諾,也是安撫用戶的最后手段。但ofo的微博下面,依舊圍滿了聲討押金的群眾。

     

    被收購,仍然是ofo最好的選擇,雖然戴威之前多次拒絕,但如今的狀況下,他已經無牌可打。

     

    ofo只是個縮影,屬于共享經濟的至暗時刻,已經到來。

     

     

    2

     

    共享經濟的概念,1978年時就已提出,意思是將個人閑置的資源分享給有需求的人,在獲得報酬的同時還產生額外的附加值。

     

    而人們對共享經濟模式的印象,是關于Airbnb和Uber兩家公司,將自己閑置的房屋出租給旅客,或者利用閑暇時間接送有需求的乘客,都是為了賺點外快。

     

    中國人對共享經濟印象,要等到2013年滴滴快的掀起的燒錢大戰,各種順風車、專車加入混戰,“共享出行”逐漸流行。

     

    直到2015年情人節,滴滴快的宣布合并,汽車共享出行領域的大戰宣告結束。

     

    此時,共享模式開始普及,新的戰火在另一個領域燃燒起來。

     

    2016年初夏,摩拜宣布成立,并迅速在一二線城市鋪開。這逼得早兩年成立、已占據高校市場的ofo,不得不走出校園應戰。

     

    共享單車一夜爆紅,無數創業者加入戰局。城市道路兩邊、地鐵口、高校內,被黃色和橙色的單車包圍,中間還夾雜著綠色、藍色、紫色,甚至彩虹色。

     

    90年代后不再流行的單車,忽然“復興”過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無數創業者的“共享”熱情,并把共享經濟的風口吹到最大。從共享單車到共享充電寶、到共享按摩椅等,都受到了投資者狂熱的追捧。

     

    但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風口大了,什么豬都能吹起來。

     

    有些奇怪的項目混了進來,比如共享籃球、共享雨傘、共享旅游、共享床鋪,比如共享女朋友,甫一出生,就被監管直接打壓了下去。

     

     

    比如共享廁紙,在商場、景點的公廁免費提供掃碼取紙:

     

     

    似乎,一切都可以共享了。

     

    有人寫段子來嘲諷這一切:

     

    現在共享經濟這么火,我也有個創意,就是買幾十臺電腦,租個場地擺好,聯網。面對那些家里沒電腦或沒網的客戶,憑二代身份證就可以用,每小時收費5元。不想玩了就下機,電腦可以繼續給下一個客戶用。循環利用,如果客戶一次用一整夜,還可以優惠,并提供免費方便面,擴展到全世界的話,輕輕松松招幾十個億的風投不是問題。這絕對是目前空白的領域,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興趣合作。@馬化騰 @馬云 @王思聰

     

    一些基于偽需求的項目,除了熱炒概念、吸引融資,甚至卷走一筆押金就跑路,對提高社會運行效率方面并沒有太大用處。

     

    3

     

    甚至連共享單車,都不過是分時租賃披著“共享經濟”的外衣罷了,其本質依舊是租賃經濟。

     

    從以下三點可以作以區分:

     

    共享經濟的本質在于閑置資源的再利用,是對存量資源的再利用,而共享單車則是做增量,新出廠的單車霸占了街頭;共享經濟的最初是個人端即C2C的概念,到了ofo、摩拜,已經是公司化運營了,成了B2C模式;押金的出現,直接把共享經濟的概念打破掉了。

     

    但沒人在意這些,在資本的眼中,這些都是刻板的概念,他們要的只有火熱的市場和高額的回報。

     

    2017年,共享經濟領域融資額約2160億元,同比增長25.7%。以共享單車為例,截至2017年年底,國內共有77家共享單車企業,累計投入了2300萬輛單車,當年融資金額達258億元。

     

    僅僅ofo和摩拜兩家公司,在2016年就完成5輪融資,在各自的E輪融資中,都飚出了6億、7億美元的新高度,阿里、騰訊、金沙江、紅杉資本、攜程、滴滴等大佬,紛紛入局。

     

     

    再以共享充電寶為例,2016年至2017年,共享充電寶行業共獲得融資31筆,其中28筆發生在2017年,月均融資2.3筆。

     

    但與單車行業的風光相比,充電寶行業的融資多為初期投入,過半數集中在天使輪及以前,23%左右處于A輪。B輪僅小電一家,融資金額3.5億元。另外還有一起并購,聚美優品以3億元人民幣完成對街電的收購,占股約60%。

     

     

    其他共享行業也比較類似,融資輪次少、金額低,顯示出資本的占位思想比較嚴重,真正想深耕的,少之又少。

     

    資本,催熟了火爆的共享經濟,但也意味著很多產品并沒有對應的消費需求和消費場景。一旦資本看不到盈利的預期,燒完錢之后找不到接盤者,必然考慮退出的現實。

     

    而很多企業,就在這個過程中,支撐不下去了。

     

    4

     

    共享項目的關閉潮,依然是從單車行業開始。

     

    雷厚義的悟空單車,不幸成為第一個。

     

    誕生于重慶的悟空單車,被很多人嘲諷不了解實際情況,在“魔幻”地形的重慶,哪來的單車騎行需求呢?

     

    盡管雷厚義有他自己的堅持——不收押金,但供應鏈成本高企、沒有資本介入,讓悟空單車很快支撐不下去。

     

    隨后,3Vbike停運,町町單車退出市場,創始人甚至鋃鐺入獄;小藍單車、小鳴單車相繼宣布關閉,酷騎單車還經歷了押金風波。

     

    2017年8月下旬以來,酷騎因押金、預付資金退還出現嚴重問題,導致消費者大面積投訴??狎T倒閉的消息傳來,前往其北京總部退押金的人排起了長隊。

     

    一年后,這一幕發生在了ofo身上。

     

    截至2017年底,77家單車企業,倒閉的已有30多家,市場上僅剩下ofo和摩拜兩個巨頭。

     

    資本在這兩年的燒錢大戰中,筋疲力盡,撮合兩家合并的消息不斷傳來,金沙江朱嘯虎更是多次喊話。但倔強的戴威,不想敗倒在資本的石榴裙下。

     

    胡瑋煒卻是個明白人。2018年4月,美團宣布收購摩拜,以此為轉折點,共享單車行業大戰宣告結束,共享經濟也從此走向下坡路。

     

    資本逃離從單車向其他共享行業蔓延開來。共享充電寶在2018年已經聽不到融資的聲音,多數倒閉的企業存活時間不過半年。存活下來的企業中,僅剩小電、來電、怪獸充電、街電四家實力較強。

     

    而很多共享項目的退出原因,令人哭笑不得。

     

    比如共享雨傘,2017年6月初,OTO共享雨傘在上海投放首批 100 把共享雨傘,免押金、免付費、不設密碼鎖,投放當天,雨傘全部消失。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東莞、杭州、南昌等多個城市。

     

    創始人只好解釋稱:“很有可能是新事物的出現引起了市民的好奇,被市民帶回家研究了”。而另一位創業者對此表示,“藏傘于民才是我們的初衷”。

     

    言語間都是對自己的諷刺。

     

    資本游戲本身沒有原罪,但當它們離場后,埋單的往往是消費者。

     

    退不回的押金、破損的單車、一地雞毛的籃球、雨傘、床鋪等等,短短兩年時間,共享經濟從高峰到低谷,無不讓人感到魔幻重重。

     

    經歷了至暗時刻之后,清算早晚會到來。

     

    準備退休的馬老師說:“風過去了,摔死的都是豬。”

    本文關鍵詞:共享經濟
    回到頂部 在線留言